HLAG_SM_Storm_DSC01006_sRGB

一艘在风雨中的船 - 采访Henri Scheer船长

最近几周,媒体对袭击了加勒比海岛屿和美国东南部的热带气旋的破坏力进行了大量报道。亨利舍尔船长就赫伯罗特船队是如何处理此类情况的进行了解释说明。

舍尔船长,最近几周,热带气旋欧玛和玛丽亚过境加勒比海岛屿和美国东南部,沿途留下了一片狼藉。暴风雨导致了许多死亡,摧毁了无数家庭并且严重破坏了整个地区的基础设施。但是,我们没有听说任何关于集装箱船舶被破坏或者是在受灾海域上遇险的消息。这是为什么?

      首先,那是因为我们的船舶已经能够避过这些风暴了。这些飓风的形成时间较长,它们的行径可以被有效预测。我们船长可以根据这些情况,航行的快一些越过风暴,或者航行的慢一些,让这些风暴先过境而去。但是也可能发生一艘船舶必须快速寻找避风港的情况。我就在2012年时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当我驾驶着“诺福克号”从欧洲出发,想要去美国东海岸的巴尔迪摩港短暂躲避时,在这时候,桑迪飓风突然肆虐,异常巨大。在经过一个全面的评估后,我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不会按日程准时在巴尔迪摩港靠港停留。所以我决定在新斯科舍以西的芬迪湾寻求避风港。这条弯道加起来长达1000海里。如果你考虑到我们用的这艘船每海里消耗170公斤燃料的事实,那这真是个非常昂贵的决定。但这是正确的。我必须优先考虑我的船员,我的船和货物的安全。

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总是由船长来作决定和承担责任?还是偶尔会有其他人来扮演这样一个角色?

      不会。这样的决定永远都是由船长来做出的。并且不会也不能有其他方法。这就是船长在那里的原因。船长在场能最好地评估形势。他了解他的船,他知道他能依赖它做什么。当然,他确实得到了岸上的一些支持。例如,他从外部服务提供商那里24小时接收最新的天气预报和路线建议。根据这些情况——依据他自己的观察和经验——船长可以做出正确的决定。

目前,你正在汉堡赫伯罗特最先进的船队支援中心进行岸上轮转。当在这样的风暴发生时,船队支援中心会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在船队支援中心的工作是提前监控。当我们观察到一些特殊情况时,我们需要第一时间呼叫通知船长。例如,可能是由于技术原因船长无法通过电子邮件接收最新的天气报告。我最近打电话给我们航线中的一艘船舶的船长,是因为它正在飓风的周围徘徊。但后来,事实证明他实际上已经掌握了所有的信息,正在改变航程。所以一切都很好。不过,保持观察是对整个船队都有帮助的。

离飓风太近有多近?

      我们的船只应该和热带气旋保持250海里的距离。即使保持了这样一个距离,大风依旧可以达到8级。这样做了以后,我们仍然要首先避免风浪过高。海浪理应不高过6米。由于其特殊的船体形状,主要还是由于其暴露在外的集装箱,集装箱船舶相对而言比较脆弱。如果一个海浪拍打一个油轮或者是散伙船的前甲板,通常不会造成什么货物损伤。但是对于集装箱船舶来说,这却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因为所有的集装箱都是暴露在外的。这是一个你绝对想要避免地场景。并且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航行中,如果有任何怀疑,我们都更加倾向于谨慎小心的前进。

在港口躲避风暴难道不是一种选择吗?

     
不是。对于大船来说,在风暴中,没有“安全避难所”之说。在港口中,船舶任凭自然力量摆布,毫无办法。损坏或破坏船舶以及贵重港口设施的风险很高。这就是为什么一些有重要基础设施的港口甚至要求船舶在暴风雨到来之前离开港口。的确,在暴风雨期间,集装箱船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在宽广的海域上。我们可以避免那里最糟糕的天气,并且尽可能减少船在风浪中暴露的可能性。
 

面对风暴,一个船员应该做些什么准备?这种情况下船上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

      原则上,货物在任何时候都是安全的,所以不需要特别的预防措施。但是有时有些事情是和船员们在陆地上生活时不一样的。特别是在非常大的船上,它们通常不会移动很多,这一点有时会被遗忘。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我知道坏天气即将来临,我就总是会在餐厅门口贴一个“坏天气通知”。这会提高船组人员的意识,他们会检查并确保所有的东西都安全地放在船舱和工作区,这样就不会有任何笔记本电脑或椅子飞来飞去。有时也是关于小船上常用的小东西。例如,我们会把桌布弄湿,这样盘子和餐具就不会随着汹涌的波浪移来移去。

      如果船开始航行了,在船上的心情就真的会改变了。你会身心疲惫。即使是那些不晕船的人——也就是像我这样幸免的人——常常感谢上帝。最费劲的事是你几乎无法放松入睡。你躺在床上像只甲虫一样,试图把自己楔入某种程度。如果你不得不像这样航行10天,任何人都可以想象这是压力很大的。一旦一切都结束了,你就真的崩溃了,只是会高兴船停在港口不会再开往何处。


最近几周,猛烈的飓风抢占了媒体的头条新闻。但是如此严重的暴风雨到底有多不寻常呢?

     目前正是飓风季节影响各个海域的时期,每年如此。就像北欧冬季的来临一样,这是一个规律性出现的现象,我们是可以做好准备的。但据说,今年的一些气旋的破坏力特别强。

Captain Henri Scheer (43) joined Hapag-Lloyd as a chief officer in 2007 and was promoted to captain in 2010. He currently works in the Fleet Support Center in Hamburg, and will start his next voyage at sea in March 2018. Scheer is married and has two sons. When not at sea, he lives on Darss on the Baltic Sea, which he calls “Germany’s most beautiful peninsula.”

Back to Top